您的位置:

首页  »  激情小说  »  愛性事家庭 [2/3]

愛性事家庭 [2/3]

兒子的茁壯成長與自己的慢慢衰老正同步進行。今天,一個年近不惑的中年婦女已經根本不是一個風華正茂的青春少年之對手。不知不覺中,淚水模糊了香蘭的眼睛,是痛苦?是委屈?是驚恐?是無助?酸甜苦辣鹹,五味俱全。

她哽咽著說「呀麟,你,你瘋了?我是你媽媽呀!」聽到「媽」字,李麟渾身一顫,些許懊悔浮上心頭。

但僅僅是瞬間之後,人性最原始的本能需求便將這一絲倫理雜念沖得無影無蹤,相反,對女性的饑渴和對亂倫的期待更加激發了李麟的獸性,他感覺整個身體隨同下體勃起的陽具都膨脹起來,彷彿即將爆炸。

「媽,兒子對不起你了!」李麟咬牙切齒說出這幾個字,手指同時扯開母親的衣扣,胡亂按住一隻溫熱的乳房便狠命揉搓起來。

「求求你,放了媽吧。」香蘭一邊掙紮一邊做最後的努力「你這麼做怎麼對得起你爸爸,怎麼對得起我們全家呀!」

當手指真正觸摸到女人胸前柔軟豐腴的乳房,李麟忽然便得異常冷靜,他幾乎可以從容不迫的對母親說出下流玩笑「你天天都讓老爸幹,也該換換口味了。再說,沒準兒老爸知道他兒子的英雄壯舉之後,還想和我一起操你,看看我們爺倆誰的功夫更深!上床親兄弟,打炮父子兵嗎!」

兒子一番胡言亂語徹底打碎了香蘭絕處逢生的希望,看來今晚自己是凶多吉少,在劫難逃。她突然大聲叫道「你再不住手,媽可要叫了!」

李麟的手掌已經從山峰移向草原,伸進母親熱烘烘的內褲裡面。

他冷冷一笑「你叫呀!讓各位鄰居好好欣賞一下兒子怎麼強姦老母。反正我是無所謂。」

香蘭喉頭哽咽著卻怎麼也喊不出聲。她做了幾十年賢妻良母,她實在沒有勇氣因為自己的一聲「救命」將自己,將兒子,將全家毀於一旦。她痛苦地閉上眼睛,心裡默默說著幾個字「認命吧奈良冬天有鹿吗」。

直覺告訴李麟,母親在精神上已經被徹底打垮!下面的時間將任由他盡情馳騁,為所欲為!

他將母親抱到沙發上,三下五除二扒光了母親身上所有的衣褲,一具白皙豐腴閃爍著油光的女人身體終於完全暴露在面前:乳房豐碩飽滿,像兩個過年才蒸的發面白饅頭,而且上面嵌著兩粒深褐色的大紅棗兒,讓人見了便恨不得咬上一口;屁股寬大肥厚,白花花一片肥肉中間夾著一道黑乎乎的股溝,黑白分明的對比不禁令人血脈賁張;雙腿之間隆起的陰阜在一片烏黑濃密的陰毛掩蓋之下若隱若現,再配上被兩片豐厚的褐紅色大陰唇遮擋住的神秘洞穴,實在叫人慾火焚身,立刻生出入洞探寶之心。

憑心而論,這並不是一具完美無缺的女性玉體,儘管主人保養有方,風韻猶存,但畢竟已年記已大,歲月流痕,皮膚已不再細嫩,乳房也稍顯鬆弛,肚皮生出些褶皺,屁股多了些贅肉,但這些遺憾在初出茅廬的李麟眼裡不但毫不介意,反而令他更加興奮和瘋狂,只因為一個原因:『這是他的親生母親!這是亂倫』

李麟深深吸口氣,定定心神,然後拉開褲鏈,掏出自己早已堅硬如鐵的大肉棒,一手握住棒根,一手撥開母親陰戶門口肥厚的陰唇,龜頭對準敞開的陰門「媽,我要插進去了。」

香蘭全身就像被注射了麻醉劑,一點力氣也使不出來。她此時只感覺到好累好渴,心頭好痛。即將被親生兒子強暴的母親發出絕望的呻吟「作孽呀,作孽呀! .」

「撲哧 .」兒子陽具插入母親身體的聲音與世界上任何男人進入女人身體的聲音一樣悅耳動聽。

李麟那根發育成熟的大肉棒終於如願以償地插入母親寬大溫暖的陰道,一種麻酥酥,滑膩膩,熱辣辣的感覺從龜頭開始很快傳遍身體的每一寸皮膚和每一個細胞。

這就是女人,這就是母親的感覺!「japanesenxxxx啊 .」李麟高仰起頭,發出一個少年長大成人後自豪的歡愉。

「噢 .」香蘭緊咬嘴唇,彷彿又一次體驗到少女開苞時的緊張和痛楚。母子倆不約而同在顫慄和呻吟。

成熟女人,尤其是生育過孩子的中年女人,陰戶由於長期開發和磨擦的物理作用,一般都比較寬大和鬆弛,這也是她們人老珠黃的重要特徵之一。因為大多數成熟男人都喜愛少女們緊湊並富有彈性的陰道,這種構造可以給他們的肉棒帶來更強的快感和高潮。

但世間事物都有它的正面和反面,對李麟這樣初試鋒芒的少男而言,也許同齡少女的陰戶並不是他們開第一炮的理想目標。正因為少女陰道過於緊湊和敏感,很容易令毫無性經驗的少年很快達到高潮射精,造成早洩,弄得兩敗俱傷。而像香蘭這樣年紀的女人不但陰門寬大,易進易出,而且陰道內壁鬆弛,並有較多分泌物潤滑,可以讓不懂什麼造愛技巧的李麟自由馳騁,盡情發揮。所謂「老牛啃嫩草,小牛吃老樹」便是這個道理。

一下,兩下,三下 .李麟拚命抽動大肉棒,在母親體內前頂後沖,左蹭右磨,龜頭與陰道壁上粉紅色嫩肉磨擦後產生出的快感真是欲死欲仙,筆墨難盡。美中不足的是,這畢竟是一場逆子淫母的醜劇,男主角兒子雖然神魂顛倒,使出渾身解數,但女主角母親卻如死人一般麻木不仁,躺在沙發上一動不動,最糟糕的是,母親陰道內又乾又澀,連插幾十個回合都不見起色,弄得兒子的陽具不禁隱隱作痛。


「我操!我就不信幹不動你!」李麟在心裡暗暗較勁。他發現強攻可能物極必反,便改變策略,漸漸放慢抽插肉棒的節奏,並來迴旋轉肉棒,讓龜頭盡量充分磨擦母親陰道內每一個角落。同時,他又抓住母親胸前一隻上竄下跳的大奶子,掐嫩肉獰乳頭,盡情玩弄。另外,他還忙中偷閒,不時拍打幾下母親的大白屁股,嘴裡發出吆喝牲口用的口令「駕 .駕 .」

事物的自然規律無法抗拒,人體的生理反應同樣不可抑制。在兒子上下其手的強大攻勢之中,香蘭漸漸有些支持不住,臉頰泛起紅潮,乳房開始脹大,連本來如綠豆大小蜷縮成一團的陰蒂也慢慢發硬勃起至花生般大,淫水不由自主便充滿了整個陰戶。

女人「三十如狼,四十如虎」,可憐的母親正是虎狼之年,盡管心中充滿怨恨和委屈,但畢竟骨肉相親,血脈相連,痛到極至也無法掩蓋內心本能的母愛,更無法阻擋自己越來越強烈的性慾衝動。

香蘭開始蠕動身體,嘴裡不由自主發出些含糊的呻吟。這也許是一種下意識的本能反應,但卻令李麟得到極大的滿足和快慰。他更加賣力地在母親身上發洩。肉棒在陰道分泌物的潤滑作用下越插越深,龜頭好幾次觸到子宮口上的嫩膜。每一次頂到花心,香蘭全身隨著一陣痙攣,下面淫水隨著汩汩湧出。

不知不覺,李麟已經在母親身上縱橫馳騁了十多分種。第一次真刀真槍上陣操練便能有此成績,的確不俗。當然,此時的母親已和十多分種之前判若兩人,除了身體各部位自然而然的物理反應,內心深處恐怕也起了某種化學裂變,呻吟從喉嚨中含糊的發音變成「啊 .哈 .啊 .」有節奏的歡叫,

動作從扭捏生硬發展到主動迎合兒子肉棒抽插的頻率左搖右晃,前挺後突,連一隻手都不由自主撫摸起自己被遺忘的角落 ﹣那粒花生般大小,硬揪揪,粘乎乎的陰蒂。母親的發情客觀上提前結束了這場驚心動魄的母子大戰。

終究兒子年輕氣盛,又是初通人事,還沒有克制自己行為的能力。在母親熟練的配合之下,李麟顯現出經驗不足的弱點,動作開始變形,心態近乎瘋狂,肉棒以百米衝刺的速度在陰戶內猛抽猛插,彷彿要把肉穴操爛杵漏才心滿意足。

「不,不行啦!!!!」李麟感覺到一股熱浪在身體中凝聚,然後一起湧上陽具,又衝上龜頭,最後像江河崛堤般噴出體外。

幾乎與此同時,香蘭也發現自己身體好像地震一般劇烈震顫,震中陰道開始有節奏的收縮,大量奶白色的淫水順著大腿滴落到沙發上。母子倆在同一時刻達到了至高無上的性愛頂峰。

每天放學,李麟都和同班好友Timmy結伴回家。

「你今天精神不錯呀。」Timmy沖李麟一陣壞笑「是不是昨晚上看我借你的AV看爽了?」

「操。你也太老土了。現在也就你還一邊看毛片一邊打飛機,我早就升呢了。」李麟自豪地說。

「什麼意思?你又想出來什麼新鮮的花樣兒?」

Timmy興趣盎然地追問。李麟神秘地湊到Timmy耳邊「實話告訴你,昨天晚上我開炮了。」

「真的?!」Timmy半信半疑「你的底兒我最清楚,哪來的炮友呀?」

「說你苯你還不愛聽,沒現成的炮友我們不會自己開發呀。」李麟嘿嘿一笑「我家裡好幾個呢。」

Timmy一時沒有體會李麟的話意,撓撓頭「我操,我怎麼聽不明白呀。」

「傻鳩!」李麟和Timmy是無話不談的鐵哥們兒

「昨天晚上我把我媽辦了。」

「啊!?」Timmy嚇了一哆嗦「你吹水呀!」

「真的。還是中出的。」李麟想起昨天晚上的母子大戰,肉棒不由自主便翹了起來「真他媽過癮!」

「你有種!」Timmy羨慕地看著李麟,試探著問「我哥們兒從來都是有難同當,有福同享,能不能 .?」

「Stop!」

李麟知道Timmy下面想說什麼「要是其它人哥們兒絕對雙手奉送,眼都不眨一下,可這是我媽!你實在憋不住,回家幹你媽不就得了。」

「我他媽也想過,可實在沒這膽子!」Timmy低聲下氣地說「你這麼仗義,就讓我也占回便宜。實在不行,我在旁邊學習學習也行。」

「嗯 .」李麟想了想「反正這幾天我們家沒別人,讓你去蹭一炮應該沒問題。大不了我倆就像我昨晚上一樣打真軍。可是 .」

Timmy一拍胸脯「你有事就說話,兄弟絕對不說個不字!」

「我倆說好,幹完我媽你媽也不能剩下,有機會也得讓我操操你老娘。」李麟看著Timmy「想吃魚就別怕魚腥,要吃肉就別嫌肉臭。你有這個膽子嗎?」

Timmy被李麟說的熱血沸騰「我Timmy也是條響噹噹的漢子!就按你說的辦!我哥倆就來個共產共媽。」

「一言為定!」

香蘭心神不定地做好晚飯。她也不知道自己是希望兒子早些回家還是永遠都不想再看見這個喪盡天良的畜牲。但有一件事情她非常清楚,今天晚上又將是一個痛苦和歡愉參雜交錯的不眠之夜。她和兒子將會在母子亂倫這條路上越走越遠。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