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首页  »  激情小说  »  淫蕩妹妹的亂倫遊戲 [3/4]

淫蕩妹妹的亂倫遊戲 [3/4]
姚芳放學回家的時候,發現一封奇怪的信在她的信箱內,上面沒有郵票,它的內容
是:敬啟者:閣下幸運地被抽中,成為我們的幸運兒!一份驚人的巨獎,今個星期六在
所示地址等著你來領獎!信末的著名是“紅衣俱樂部”。

她看完這封信之後,一笑置之,隨手放下沒有理會,但到了星期五晚上,心中又不
不由得蠢蠢欲動,皆因貪心是人類的天性。她祇不過是一個普通人,又怎能避免。終于
下了決心,明天去那裡看看。

循著地址,來到一處偏僻的平房,從外面看,一切平平無奇,正當她在屋外端詳的
時候,一個全身紅衣的外籍男子不知從那裡閃了出來。

“小姐!”他恭敬的說道:“請問有何貴幹呢?”

姚芳把信遞上說道:“我是來應約的!”

那男子接過她遞來的信,看了一眼,轉身開門,請她進入屋內,當她走進客廳,發
現已有兩男兩女坐在那裡,看他們的樣子,也和自己一樣,收到這封奇怪的信,應約而
來的,因為他們面上一臉茫然,而且沒有和別人交談,祇是好奇的四處張望,最後一齊
注視著自己。他們的目光,帶著敵意,當然,人人都怕對方將自己的那份所謂“大獎”
分薄,雖然還不知那份“大獎”是甚麼,但多一個人,自己的機會便少了一分!

“各位!”不知那紅衣外籍男子何時走了進來,他對眾人說道:“紅衣俱樂部的男人撸管图片主
人,現在要和大家說幾句話!”

在客廳的盡頭,布幕分開,一個身穿紅色胸圍,紅色三角褲的美艷外籍少婦走了出
來,她的出現,令姚芳嚇了一跳,她想不到一個女人,可以祇穿內衣褲便出來和別人見
面,但她的身材玲瓏浮突,的確令女人心中不禁有些妒忌。

“歡迎大家光臨!”那少婦說道:“紅衣俱樂部的主要目的,是替所有都市人,提
供一個減壓的地方,你們幾位,是我們明查暗訪、千挑萬選出來的幸運兒。我們知道幾
位最近都和異性朋友分手,所以邀請大家參加今次大獎的爭奪賽。因為這個大獎祇有一
份,所以你們的機會是五份之一,現在就看誰最幸運的了!

“慢一點!”其中一個男的問道:“獎品到底是什麼?”

“不用急!”那少婦指著身邊一堆鈔票說道:“就是這些,現金十萬大元!”

十萬元現金,雖不算很多,但也不是小數目。

“那怎麼決定誰得大獎呢?”另一個女的問。

“我們準備了幾個游戲。”那婦人說:“玩完游戲,誰的分數最高,誰便可以得到
巨獎!但是這些遊戲包含著一些色情成份,如果你們接受不了,現在可以退出。但如果
參加比賽,就要有始有終,當然我們也不會委曲大家的,凡是參家比賽的,都有一萬圓
安慰獎。”

五個人再一次你看看我,我看看你。終于大家都留下來了。

“由于我們是替人減壓,所以游戲都是針對這個宗旨!”那紅衣男人說道:“平日
上班,大家都要穿著整齊,非常拘緊和辛苦,所以第一個游戲,就是擺脫衣服的束縛,
你們要比賽最快脫光!

一聽這個游戲的內容,三個女的立即面紅耳赤了,而男的也非常不好意思,正不知
如何是好!那少婦已開聲催促,而那紅衣男子已按下秒表!

突然,其中一個女的,已經低下頭匆匆除下外套,並繼續在解恤衫的鈕扣,見到她
動手,兩個男的也立即拋下外套,姚芳和另一個女的,受到氣氛的感染,也不知不覺的
開始脫下身上的衣服,姚芳上身祇有一件恤衫,很快便將它除下,接著就伸手到背後解
下杏色的胸圍,一對不大不小的乳房彈了出來。又脫去牛仔褲,當她的手正接觸最後的
白色迷你三角褲時,不禁猶疑了一會兒,但很快她便將內褲除下,因為她看到另外兩個
女的,已將身上粉紅色和淺黃色迷你三角褲除下來了,很快的,五人已脫得一絲不掛。

姚芳此時才有機會看一看旁人的身體,那兩個女的,乳房都不是很大,下體的毛髮
卻比自己豐盛,至于那兩個男的,下體的陽具,可能因為受到幾個赤裸女體的刺激,已
經筆直的指著前面。

姚芳雖然已不是處女,但同時看到幾個赤裸的男女,卻也是第一次,不禁芳心猶如
鹿撞,但卻有一種徹底解放的快感。

經過計時之後,那紅衣男子說:“最快的是阿芝!她可以得到一分,其他幾位要繼
續努力了!”

阿芝就是帶頭脫衣服的那個女人,她興奮得哇哇大叫,仿似她已奪得巨獎似的!

“第二個游戲,女的比賽技巧,男的比賽耐力!”那男子說道:“首先由三個女的
抽簽,抽到那一個男的,便替他作口舌服務,那一個能夠維持最久,便勝出這個回台,
而那一個女的最快把男的弄出來,就可得分。由于祇有兩個男的、所以抽不到對手的,
便由我代替!”

雖然在眾目睽睽之下作口交,是很羞慚的事,但既然已脫光衣服,心理的障礙便似
完全解除,所以大家都不作聲反對,默默地輪著抽簽!姚芳抽到的是其中一個男的參賽
者,他是阿張,而阿芝則輪空,換句話說,她的對手是那個紅衣男子!


一聲令下,三個女人便跪在地上,同時將對手的陽具放入口中拼命吮吸起來,阿張
的陽具不算太粗,姚芳很易便將“它”全根含著,大力的吸吮著,一上一下的套弄著,
而阿張則閉上眼在享受和忍受著。姚芳偷眼看其他兩對,祇見另一個女的也在拼命的吸
吮著對手的陽具,而她的對手則在搓捏著她的乳房,最慘的是阿芝,因為那紅衣男子的
陽具,又大又長,將她的口也塞滿了,看來一絲空隙也沒有,直抵她喉嚨,她祇能艱難
地吸吮著,姚芳握著對手的陽具,用舌頭舔吻它的頭部和袋子,她和以前的男朋友造愛
是,也祇試過一兩次口交,經驗不算多,但今次她的對手,看來卻是老于此道,他除了
要她替他吸吮和舔弄外,還按著她的頭,挺動屁股,在她口內一出一入的活動,當他這
麼活動時,雙手還放在她乳房上,搓捏和磨擦著她的乳尖。那兩點已發硬了,他將兩顆
紅豆,用手指夾小輕輕捏弄著,令姚芳不自禁的發出呻吟,而下體的分泌,也隨著她的
快感,源源而至,為了令他快些完事,姚芳用舌頭不斷舔弄它的頭部那凹糟。

果然,過不了多久,阿張就全身顫抖,終于在她口中噴射了,他有點兒羞慚的低著
頭,姚芳在勝利的衝動之下,有點兒過意不去地將他的射在她嘴裡精液全數吞了下去。
接著,她耳際傳來一聲人吼,是旁邊那對發出的,那男人阿海也已忍不住,渾身顫動地
把精液噴射在女人的口中,而阿芝的對手,仍然堅挺如故,繼續在她口內一出一入的抽
插著,祇是過不了多久,阿芝也發出嗆咳,原那個紅衣男子也噴射了,濃熱的漿液直入
她的喉嚨,嗆得她咳了起來。

這一輪的比賽,姚芳和另一個男人阿海各得一分。

由于男的要休息一會兒,所以第三個回合的比賽,純由女方進行。紅衣女郎拍了拍
手,便有三個黑人從裡面走出來,他們全身赤裸,而三人的陽具,看來都超過六寸長,
這個回合的比賽方式,是三個女的,分別和他們造愛,不論何種方式,祇要最快令對方
達到高潮而射精的,就為之勝利。

三個女的看到那三根陽具,不禁吐了吐舌,因為實在太大又太長了,一聲令下,三
個黑人分別擁著三個女的,先做起前奏來,他們吻著三人的乳房,舌尖在在她們的乳頭
時,已令她們禁不著呻吟,姚芳的對手,抱著她的手按在自己的陽具,她入手心驚,就
像握著一把熾熱的鐵棒,他按了她的頭下去,將陽具塞入她口中,比起剛才的阿張,它
可大得多了,直塞至喉嚨,才容納了它的一小部份,但為了勝出,她施展渾身解數,她
含著龜頭,舔吻著頭部的凹槽,這個黑人顯然非常享受她的口舌功夫,他的陽具竟然繼
續漲大,姚芳辛苦得連眼淚也掉下來,接著那黑人將她大腿分開,她那濕透的下體,稀
疏的茸茸細毛,一覽無遺,他毫不猶疑,一下子插了進去。

姚芳和她的幾個男朋友已經玩過無數次了,她的肉洞雖然已不算緊窄,但這黑人的
陽具實在太大了,非常辛苦的才給他全根進入,她的感覺就像和男朋友的第一次那樣,
一種撕裂的感覺,令她全身劇烈的抽顫著。另外兩個女的,也給那兩個黑人弄得叫苦連
天,可是三個黑人並不懂憐香惜玉,他們一下接一下的向她們深處直搗,三人不禁狂叫
呻吟起來,也不知是痛快,還是痛苦,為了令對手快些到達高潮,姚芳忽然擰轉身,將
屁股抬高!

“來吧!”姚芳說道:“來試試我的屁股吧!”

那黑人很高興,他開心的吻著她的屁股,舌頭向她股內中間的菊花狀的小洞,直伸
入去,這裡的新鮮快感比前邊更大,姚芳渾圓雪白的屁股禁不住抖動起來,那黑人舔了
一會兒,就握著陽具,緩緩的向那小洞擠進去,姚芳記得第一次將自己的屁股向男人奉
獻,是交給她的第二個男朋友,那次痛得她死去活來,但自此之後,肛交對她來說,就
是例牌的玩意了,所以她才敢向那黑人挑戰,雖然很順利便入了一大半,但是姚芳其實
痛澈心脾。她咬牙強忍,直至他全根進入,才呼了一口氣。

那黑人他開始向她的屁股進行抽插,他一前一後的運動著,每一下動作,都令姚芳
狂叫或呻吟,他的動作越來越快,而她的痛苦則越來越減輕,另外兩個女人已給那黑人
弄得陷入半昏迷,軟軟的不能再動,姚芳眼見勝券在握,加緊扭動屁股,果然那黑人經
不起她的聳動,大喊一聲,精液像噴泉似的,直射向她屁股深處。

當然這一個回台又是姚芳勝出,她已有兩分在手了。

跟著又輪到男方出賽,這個回合,是他們兩人分別和那外籍少婦造愛,誰的時間最
長便勝出。那少婦脫光走出來後,兩個男人看得狂吞口水,因為在這一群的裸女之中,
她的身材最好,胸部上面一對三十四寸的乳房,乳頭竟然是粉紅色的兩點,和處女不相
上下,而下身則是不多不少的毛髮,像一個倒三角,蓋著那隆起的地方,而屁股則是兩
個充滿彈性的半球體,兩個男人一看到她的裸體便舉槍致敬,她先和阿海造愛,先是採
用口交,兩人用六九方式,互相吻對方的下體,她的口舌技術,令旁邊眾人看得嘆為觀
止,將他整根陽具吞下,又舔他的屁眼,令阿海呻吟不止,而旁邊的那個男人阿張,竟
然看著他們作前奏,便已耐不著,自己手淫起上來。

到正式交媾時,她騎在阿海身上,全身聳動,一封大乳房像風車似的,拋來拋去,
剎是好看,在倆人正在交媾的縫隙中,可以見到阿海的陽具在一上一下的出入著,阿海
在驚濤駭浪之下,令到那位少婦高潮迭起,到最後他也到了盡頭,精液狂噴!

輪到阿張上場時,因為他剛才自摸的原因吧!不及三數回合就拋哥哥大鸡巴插穴戈棄甲了。這個回
合不間可知,是阿海勝出了,她也和姚芳一樣,同樣得到兩分!

“好了!”那少婦說:“最後一個回合,尚未得分的那兩位,可以不用參加,而阿
芝祇得一分,也失去比賽的資格,祇有姚芳和阿海有機會爭奪巨獎!最後這個回合,是
要姚芳和阿張兩人造愛,不斷的性交,直至有一方認輸為止!”

發佈留言 取消回覆

發佈留言必須填寫的電子郵件地址不會公開。

Comment

Name

Email

Website

在瀏覽器中儲存顯示名稱、電子郵件地址及個人網站網址,以供下次發佈留言時使用。